Home / 專家之言 / 呂大樂:如何免遭淘汰?

呂大樂:如何免遭淘汰?

首先,香港的教育競技場屬「全民參與」,不同階層及社會背景的家長及學生均投入其中,形成一種特別擁擠的狀況,容易令參與者大為緊張,分外神經過敏。

 

集中於學歷競賽

香港及其他華人社會,如內地、台灣、新加坡、歐美的華人社區,情況特別嚴重,事關華人對孩子的教育有所期望,並不限於中產階級或較高教育程度、文化背景的家長,而是普遍地存在於各個階層的家庭之中。這種態度,形成了一股相當特別的競爭壓力,每一個階層的家長都十分自覺自己要想辦法,協助子女在這場競賽中出人頭地。大部分人都擠在相同的社會流動渠道之中,採取相似的手段來競賽,朝著相近的目標進發,以致大家都精神緊張,再而釋出惡性競爭的負能量。

在那個擁擠的環境裡,每一位家長和每一位學生都既要跟得上大隊,而同時又想走在別人前面。他們不單一起塞在學歷競賽的渠道內,而且在很多細節方面(如未來職業選擇、大學階段選修學科的考慮)都相當接近。香港人崇尚自由,但並不等於香港社會是一處多元化、多導向發展的地方。上世紀八十年代末以後的父母與學生開始將注意力集中在學歷競賽之上(以前所謂讀書不成,還可以找一技傍身的想法,迅速地在一般家庭之中都變得缺乏說服力);而與此同時,那段時間也是政府提高學生升讀大學百分率的時期。
一時之間,在完成高中階段後繼續升學的想法,變得普及。可是,在香港,大學教育又並非真真正正的走向普及化(受資助學額只佔同齡學生總數的18%)。在某個意義上,家長與學生的主觀期望超出了院校所能提供的升學機會。但香港家長與學生的反應並非爭取大專教育普及化,反而是各自尋找升學的途徑(例如不算富裕的家庭也會考慮將子女送到海外升學),又或者大部分人都放棄了技能訓練,打算循最主流的(通常即是以文法課程為基礎的)途徑去爭取機會。結果是:本來已經是相當擁擠的環境,就更加堵塞了。

 

文章節錄自《家長焦慮症》 呂大樂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