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人物‧專題 / 【成就右腦孩子】讀寫障礙無阻青雲路 學障醫生分享學習秘方

【成就右腦孩子】讀寫障礙無阻青雲路 學障醫生分享學習秘方

開學了,家長們都會關注子女的學習進度,如發現孩子在學習語文方面困難重重,是否會擔心他們有讀寫障礙呢?香港特殊學習障礙協會顧問丁錫全醫生表示,有讀寫障礙並不代表孩子沒能力學習,只要找對方法,同樣也能求學問、汲取知識。他以自身經驗與大家分享讀障孩子所面對的種種挑戰。

丁醫生過了求學階段才發現自己有讀寫障礙。為了鼓勵家長,及早帶孩子做全面評估,他積極投身香港特殊學習障礙協會的義務工作,同時亦希望游說社會各方,為學障孩子爭取最大權益。

Profile 丁錫全醫生,身兼多職:香港執業精神科醫生協會主席、香港特殊學習障礙協會顧問、香港大學榮譽臨床助理教授。

「辨認文字是左腦的工作,右腦負責認樣。」丁醫生表示,認字是眼睛看到文字後,將訊息傳到左腦的視覺區,而讀音同時進入聽覺區,再交語言解碼區拼合整理,把整合好的訊息傳至運動區,指揮手書寫文字。只要其中一環出了岔子,閱讀或書寫便有問題。讀寫障礙的孩子天生不會認字,故要多看,從形、音、義去接觸更多生字,在腦裡儲備一個字彚表,好讓書寫時有多一些選擇。

 

就是沒辦法寫得好

想當年,丁醫生說日常在課室「聽」課完全沒問題,「寫」才是災難。小學的中文科抄寫功課是苦差,加上字醜天天被罰,可讀寫障礙孩子本不會認字,只靠強記字形默寫,每次都要重新找回記憶然後模仿。由於丁醫生的父母不像現今家長緊迫叮嚀和過度催谷,反而令他有空間摸索出屬於自己的學習秘訣。

 

文法書、字典充當左腦

後來上了英文中學,中文勉強,英語上課跟得好辛苦。丁醫生自覺語文成績差,其他科目成績再好也進不了大學,幸好他不抗拒閱讀,一本小小的粵音字典伴隨成長,不懂的,立即查。他也不怕背書,別人背數理自己背文法和範文。就靠死記硬背,公開試臨場拼字詞答卷,加上數理科成績優異把平均分拉高,他最終獲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錄取。

 

回歸口耳相傳   「傾出」學問

丁醫生進入醫學院後,筆試好差,幸好有口試,讓他口述答案過關。捱過一關又一關,終於讀畢首三年的基礎課程,來到臨床實習,拋開課本,他得心應手:「見病人講求技巧,睇症是『傾偈』,永遠是common thing comes first嘛﹗」所以,丁醫生不攻罕有病例,反而把握機會到病房、進出手術室,多看多聽多問,索性回歸口耳相傳的學習法,解決聽得明、看不懂的問題。

他1991年大學畢業,2003年美國普查後才出現「讀寫障礙」四字,丁醫生這才曉得自己不是語文差,而是根本沒法應付語文,從此解開了心結。他表示,香港社會過於講求能讀能寫,其實長久以來,「唔識字」才是主流大眾,當中人才輩出。

丁醫生表示,著名的佛偈「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麈埃」就是出自目不識丁的六祖慧能,他靠聽學懂了《金剛經》,然後冒昧上山找五祖學禪修,結果繼承了禪宗宗門。

「所以,腦神經出了毛病不是『玩完』,總有另一條路走的﹗」

 

老師要家長帶孩子評估讀寫障礙,應怎樣做?

大多數家長頭一次聽到老師這麼說,最直接的反應是錯愕、疑惑。第一時間是不清楚到底出了甚麼問題,心情焦躁不安,到處求援,上網找相關資料,帶有情緒疑問一一浮現,接下來家長面對老師的反應,可能是因擔心而否認、迴避問題,或不知所措。

對此,丁醫生表示,讀寫障礙,不能讀、不能寫,但不反映能力,更不反映他們的進取心,只要讓他們用適合的方法表現自己就行。只要有足夠時間、找對了學習方法,讀障孩子的潛能就得以發揮,成龍成鳳不成蟲。

 

 

原文刊於《FAM樂活家》第1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