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專家之言 / 【放眼天下 ─ 德國#3】教育工作者何潔凝:德國孩子,上小學前不學讀書寫字!

【放眼天下 ─ 德國#3】教育工作者何潔凝:德國孩子,上小學前不學讀書寫字!

何潔凝

何潔凝 (Ada)

遠嫁德國前,曾在香港做了三年中學老師,身心疲累。現於德國一間雙語幼稚園任教,重燃對教育的熱誠。細說德國教學點滴,反思香港教育。

德國幼兒教育,對比起香港教育,最明顯的分別是德國孩子上小學前都不學讀書寫字。

聽聞德國有法例禁止過早要孩子讀書識字,我問過了我的幼稚園同事,她們都沒聽過有相關的法例。其中一位同事更說,有沒有這法例不重要,因為在德國,根本沒有幼稚園會教孩子讀書寫字,家長也不會把孩子送到這樣的幼稚園。

德國幼稚園不是要刻意禁止孩子讀書寫字,只是,德國教育界認為在孩子上小學前的幾年,讓他們學會生活的技能、訓練他們的解難能力、啓發他們的求知精神,這些都能為孩子日後的學習打好穩固的基礎。

創意 + 求知 不能打分數

沒有人希望自己的孩子比人落後,德國的幼兒教育也不是要孩子「輸在起跑線」,只是大家的著眼點不同。

創意思維和求知精神都沒有分數可言,但它們正是德國幼兒教育的重點。德國幼兒教育不重視分數,而重視教育每個獨立的個體。德國人深信,給孩子時間和空間,他們才能發揮內在的潛能。

三歲的孩子小肌肉還未發展好,要他們執筆寫字,往往會寫得很吃力,他們要控制小手的動作,又要兼顧字型筆劃等,對很多孩子來說都是很大的挑戰,所以不難想像他們會對寫字失去興趣。

德國的幼稚園不教寫字,但其實卻是慢慢為孩子準備。老師會鼓勵孩子拿起筆塗鴉,又或是做不同的手工勞作,隨著小肌肉的發展,他們由劃線條到劃圓圈,由粗製濫造到慢慢變得精細。到他們上學前,小肌肉已經過幾年塗鴉訓練而練得活動自如,這時候再執筆寫字,就不必大花心神控制手部肌肉,反而可以專注觀察字型跟著寫,這樣專心致志地學寫字,自然學得更好,學得不吃力,孩子自然會想學更多。

在香港,孩子未到四歲已開始背乘數表,請留意,是「背」,不是「學」。因為對他們而言,倍數的概念太複雜了,他們可以背出七八五十六,但他們根本不明白當中的意思。我們背乘數表前,必先明白倍數的概念,如果孩子在未弄清概念下便背下乘數表,到老師在課堂上講解時,早就把乘數表背誦如流的孩子便會以為自己全都懂了,不必聽講,結果,是他會再一次錯過學習倍數概念的機會。以為背誦就是知識,這就是一個活生生的「讀死書」例子。

啟發求知精神 更重要

在德國,幼稚園老師甚至不會教孩子數數目,但老師沒有教,不代表孩子沒有學。

每天早上的 Morning Circle (晨圈) 是我們幼稚園裡跟「上課」最相近的活動,孩子要安靜地在地上圍圈坐好。我們會問孩子當天是何年何月何日星期幾,然後老師會選兩個孩子,分別用德文和英文數數當天有多少孩子在 Morning Circle。就這樣,孩子自己由一數到十,甚至四十多。

學生 Elias (五歲) 來自西班牙,每次待其他孩子用德文和英文數完後,他便會舉手希望用西班牙文數一次,老師也當然樂意讓他一展身手。他幾乎每天都會用西班牙文由一數到十五。有一天,一個同組的德國孩子 Kristian 舉手說他要用西班牙文數數,我起初抱有一點疑心,以為他只是鬧著玩,於是問他一次「你真的想用西班牙文數嗎?」他大力點頭,然後 Elias 舉手說:「沒問題,他不懂的話我可以幫他。」就這樣,Kristian 站起來,逐個孩子清清楚楚地用西班牙文數至十五。他數完後,幾乎所有孩子都舉手說要用西班牙文數數,結果全組十五個孩子,全都成功用西班牙文由一數到十五。他們沒有上西班牙文興趣班,但他們的好奇心和求知精神,足以驅使他們從每天學到他們想學的。

從德國幼稚園的教學模式看來,他們著眼的是孩子的自發性、創新思維和求知精神。香港學校著眼的是服從性、刻苦耐勞和受壓能力。德國教育志在培育領袖;香港教育志在訓練優秀的打工仔。只要給香港孩子充足的指示和步驟,他們可以做得很好,可是,當出了問題時,他們卻未必懂得變通。

隨著科技的發展,機器取代人手工作,電腦比人腦能更快分析數據,現在每個人都可以隨時上網找資料,單靠背誦知識是不夠的。社會不需要流動百科全書,而是要一群有創意思維、有主見、有獨立批判思考、有血有肉的人,為社會帶來新發展。這是全球發展的大勢所趨,如果香港教育還是停留在填鴨教育的層次上,很快便會跟世界脫軌,我們未來的一代,未畢業已被社會淘汰。

 

 


兒童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