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專家之言 / 【教養之道】汪培珽:媽媽,請問你在做甚麼?

【教養之道】汪培珽:媽媽,請問你在做甚麼?

學習風氣往泳池看一眼,心裡也跟著輕嘆了一聲。好幾組孩子在學游泳,我開始琢磨,要從何處下水,才可避開這些小娃兒。所幸香港人很能拿捏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即使是小孩,好像都知道怎樣保持不打擾別人的禮貌。

 

汪培珽

台灣親子作家,現旅居香港;著有多本關於孩子管教及閱讀的書籍如《管教啊,管教》、《餵故事書長大的孩子》。

 

今天的狀況又有些詭異,有四個小朋友在水裡,岸上卻也有四個大人一字排開地盯著水池,遠遠望去,很像池中有甚麼比賽似的,大家正引頸眺望。四個人裡只有一個是媽媽,高挑的身材,緊身褲配上寬鬆上衣,頸上是最流行的軟質圍巾,黑色的涼鞋微微發亮,一臉貴氣。但不知怎麼地,我卻覺得她臉上有一股殺氣。

我來回游了好幾趟後,孩子們的課結束了,陸續從游池爬起。但是,不對勁的事發生了:最後只剩一個小女孩緊靠池旁,粗獷黝黑的男教練也在旁邊陪著,沒有起來。

泳池中的淚水

我又來回游了幾趟後,每趟都聽到這位貴氣的媽媽在說話。說來丟臉,來香港一段日子了,還聽不懂廣東話,我只能從她的語氣和動作來判斷,等我明白她在做甚麼時,心裡有股衝動,真想一棒子從她頭上敲下去。

別的小朋友早就起來了,但是這位媽媽卻要自己的孩子單獨從這頭游到那頭。孩子不肯,不是因為她不願意表演,而是她根本不熟練,她害怕。

媽媽先是好言相勸,孩子不從;教練也跟著遊說游說,但孩子就是不肯。媽媽甚至走到有點距離的泳池那頭,要孩子游過去,然後就可以回家了。孩子還是不為所動。

最後,我竟然聽到這位媽媽用近乎威脅的語氣喊一二三。我真想大喊一聲:「媽媽,你知道你在做甚麼嗎?」然後,我在自己一沉一浮的蛙式中,聽到了孩子哇哇大哭。我的心突然出現了刺痛,大約不過是幼稚園高班的年紀,但是不要小看這個年紀的孩子,在公共場合裡大哭,他們也會覺得很糗、很難過的。

可是,孩子的難過,父母常常視而不見。最後,孩子終於肯游了,還是會換氣的自由式。當她從水裡上來的時候,媽媽馬上鼓勵她,台詞我也會:「好棒啊,我就知道你可以,只要勇敢,甚麼事都不用怕‧‧‧‧‧‧」

鞭策孩子成就自己

我想武斷地說,這個媽媽一定沒有快樂的童年,而且她現在的生活也快樂不到哪裡去。因為一個心理健康的大人,怎會如此折磨孩子呢?如果這是學校的團體生活,如果這是孩子的夏令營,關心小孩心理健康的老師,都不見得會做出這麼「心狠手辣」的事來,更何況是自己的媽媽?父母心裡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才讓自己在教養的路上,這麼短視近利。

甚麼叫「短視近利」?如果你覺得學會游泳很重要,那你就多帶孩子來玩水,從玩中學習是最有效的方法。教育裡所謂的效率絕不是快,而是讓孩子在沒有過度壓力的情況下,學會一種技能。

你為甚麼這麼在乎孩子是今天學會,還是三個月後學會呢?這樣的父母,心裡可能都有同一種結論:你看,我的努力沒有白費吧,孩子不是成功了嗎?不,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這位媽媽根本就是在成就自己。因為要達到成就自己的目的,所以對孩子所施予的殘忍行徑,她完全沒發覺。

孩子「脫苦海式」的就範

第二天早上,姊姊弟弟正在吃早點,我說起了這個故事,因為我心裡還有一些疑問,想從孩子口中找答案。當故事才說到一半,弟弟就忍不住脫口而出:「這個媽媽好壞啊。」奇怪了,那小孩既沒被打也沒被駡,孩子為甚麼會拿「壞」字來評價呢?

「小孩最後還是成功地游了過去,她的潛力就不是被她媽媽激發了出來嗎?」我反問孩子。

姊姊一開一合的嘴巴,吐出來的是:「小孩的潛力,沒辦法用激的,你要讓他自己發現。像我最近愛上寫作,就跟激不激一點關係也沒有。」

「可是,你看小孩原來不會,最後不是成功了嗎?」我繼續追問。「唉呀,」弟弟忍不住接話了,「那小孩沒辦法啊,她想要快點回家,不得不游,這哪裡是甚麼潛能?」

原來,小孩只是要「快點回家」。快點回家,脫離這個苦海。但是,如果有這樣的父母如影隨行,小小孩是哪裡也逃不了的。

 

【後記】

「媽媽,那個教練為甚麼不幫小孩呢?」弟弟問。他或許覺得媽媽發瘋不稀奇,旁人怎麼也不阻止呢?唉,孩子,你還不曉得「拿人薪水,不是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的」。父母老是低估孩子的恐懼。3歲小孩怕的東西,可能他5歲就自動不怕了。10歲小孩怕的東西,可能他13歲就不怕了。大人要多多體諒孩子才是。父母的操之過及,常常就是扼殺孩子信心的源頭。

 

 

原文刊於《FAM樂活家》Issue 23


語言學習

兒童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