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人物‧專題 / 【玩具●遊戲】一架手作木頭車 盛載濃濃父子情

【玩具●遊戲】一架手作木頭車 盛載濃濃父子情

12月某天,小編走進設計師朱耀煒 (阿朱) 位於屯門的工作室,甫進去,先映入眼簾的,是一系列由阿朱一手一腳設計的木家具,之後就傳來朱家小公子 ─ 青宇「咭咭咭」的笑聲,原來他正駕駛爸爸做給他的木頭車,玩得興高采烈‧‧‧‧‧‧原以為製作這些玩具車是阿朱的主意,但在幕後無聲策劃這一切的玩家,其實是小青宇呢!

撰文 & 攝影 :Jas (FAM101 編輯)

平日,阿朱涉獵不同的設計層面,有時參與純藝術創作,也有教書、做展覽,設計自家品牌的家具等,一張張由木製成的小板櫈,更是他的拿手之作,但他從沒想到某天會因為青宇的一個小動作,促使其後有製作玩具的想法。「當時青宇只有1歲,我看見他反轉小板櫈,然後坐在上面,像是玩羊仔一樣在地上拖行……那刻我想,如果它有轆就好了,之後開始做些簡單版本的車仔給他玩,並慢慢會在車身鑲上螺絲。會做這些木頭車,並不是我們本身的念頭呢。」

兒子是我的測試員 + 靈感開發者

孩子的玩具,本應可在坊間買現成的,但阿朱和太太 Carol 對物質都是採「應買才買」的態度,所以不論是孩子的衣物或玩具,很多都是朋友送贈或二手得來,再加上本身從事設計,親自做玩具相對不難,而小青宇也懂得自得其樂,有時玩了一陣子木頭車,就會自行將小板櫈排成一行,在上面蹦蹦跳,或是隨手拈起一條木塊,放上車仔,就變成一道車行滑梯!阿朱望著玩得開懷的兒子,笑一笑說:「當我在開工時,兒子都不會在工作室,因為他是會極度拖慢我的進度囉,但我每完成一個小階段,都會給他試玩。如果沒有阿仔的參與,沒有最初他給我的啟發,甚至沒有他的出現,我根本無可能做到這些玩具!」


兩歲多的青宇很有想像力,很快就想到將爸爸的木條變成另一件玩具 ─ 滑梯!

阿朱正式做給兒子的第一件玩具,是一架可放上他心愛玩偶的「學行車」,除了想孩子藉此學走路,更是想分散他對父母的注意力。「那時候我們有少許想引導青宇行多啲,更希望他可獨自玩樂,唔好經常黐住我地,哈哈!始終看太多電視、玩太多 iPad 都不太好,最好有些實體東西給他玩。」原以為孩子會喜愛和欣賞爸爸親手製作的玩具,可是之後花了許多人力、物力做的一架木頭車,卻讓阿朱遭逢滑鐵盧的滋味。

「第一代木頭車做了出來後,他基本懂得操控,但唔係太鍾意玩,令我覺得可惜!會這樣想:『唉!我花咁多時間整畀你,你都唔玩嘅!』」其實這也不難怪,青宇年紀還小,和其他小孩一樣都會被玩具店色彩繽紛的玩具吸引,不過阿朱呻還呻,還是會放手讓兒子玩他喜愛的玩具,不過另一邊廂,他也默默觀察兒子的愛好,當發現他想玩滑板車,便用了一日時間極速做了一架,「他又真係好鍾意玩喎!」想必那刻也讓阿朱有濃濃的滿足感呢!

打破固定消費模式 玩具可以好 unique!

由做第一件玩具到現在差不多兩年,原先的木頭車已做了三個不同的版本。除了想精益求精,阿朱不諱言想將它變成產品,脫離坊間外型一模一樣、雖精緻但感覺冷冰冰的玩具。「我們在香港這城市生活,唔多唔少都被控制和規範, 好像單是商場的 display 已經會影響大家購物的模式。不是說坊間的東西一定唔好,但如果可以騰出多一個空間或一條出路,稍微脫離那種極度物質主義,我想,也可能有人會 appreciate。我想讓別人看到這些手作玩具,發展成產品的話,可以更容易與外界表達背後的意念,別人認為啱聽就 buy 啦! 」

有時我會想,長大後想起小時候大部分玩具都是爸爸做的話,會是一件幸福的事呢。~ 阿朱

第一代的木頭車,已經放在家裡讓孩子想玩就玩,至於最新的版本,就在木材之外,加入金屬的元素,當中要挑戰完全不熟悉的燒焊技術,需要看影片自學及添置機器,難度可謂最高。身為設計師,阿朱直言既然要改良作品,就要做出一個型的版本!「我好俗套呀!作品的外觀,會令玩家或別人看上去成個氣氛唔同咗, 我當然想東西實用得來都係靚,簡單一句就係要型,哈哈!」經歷多次燒焊失敗,多番鑽研和計算量度下,第三代木頭車終於成功誕生。

當這個爸爸埋頭苦幹時,作為太太兼全職媽媽的 Carol 也沒閒著,她口裡雖說經常向丈夫潑冷水,但也是第一個給予意見,甚至安撫的人。「我常給他一些負面意見,例如會說:『得唔得架?好似唔得喎!』有時他在創作過程中感到迷失,我因為比較抽離事外,正可給他一些決定性的意見。」聽到太太憶述往事,阿朱的嘴角掀起一個又甜又無奈的笑容,他笑言做木頭車做到「嘔血」,但在勞動之後,心裡有另一番體會。

 


野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