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專家之言 / 【種樹者言】汪培珽:失敗令孩子成熟

【種樹者言】汪培珽:失敗令孩子成熟

兒童挫敗感

私立國際學校也會頒發獎學金,這真出乎了我的想像。而且,還有學業成績、音樂、藝術和運動四個項目。當同學媽媽來問我要不要幫弟弟申請時,我不置可否。

汪培珽

台灣親子作家,現旅居香港;著有多本關於孩子管教及閱讀的書籍如《管教啊,管教》、《餵故事書長大的孩子》。

照理說,我應該很積極才對,因為獎學金是補助全額學費的,那可是一年幾十萬的金額呀。可是,我卻愛理不理,直到期限快到了,才開口問孩子:「你要不要申請獎學金?」看孩子不為所動,我只好再補上一句:「申請到的話,你可以免費拿一隻樂高生化戰士,大隻的。」

「好。」

「可是申請表有五頁,其中四頁都是申論題,你可以自己寫嗎?」我實在懶得去寫那些東西,如果孩子可以承受,我就輕鬆了。

我馬上上網下載申請表,弟弟瞄了一眼說:「會啊!這我常常寫,沒問題。」早說嘛,害媽媽拖了這麼久。

 

自行負責申請表

當弟弟寫完四頁的申請表後,我只看了一眼,就說:「沒申請到,也有玩具,小隻的。」因為我太佩服孩子了,寫得洋洋灑灑、整齊工整,還附了小插圖呢。不過,申請表上「興趣」這個項目,他只寫了一句:「我是樂高生化戰士的專家,有關它的知識,我無所不知。」天啊,這種寫法,是準備去送死嗎?不管,我不管孩子寫甚麼,我只提醒「寫得清楚明白」即可。那是你的興趣,又不是我的,也不是主考官的。

申請表還得附兩份推薦函,也就是你得找兩個有公信力的大人,寫寫孩子的「豐功偉業」。這我也管不了,結果弟弟拿著空白的推薦表,找了自己的導師和美術老師。

 

令人意外的責任感

申請表遞出後,接著還有兩關:筆試和口試。某個星期六的早上,我和弟弟趕往學校,路上,我看到弟弟有異於平常的神情:嚴肅且不說話。這時我才知道,孩子是認真的,申請獎學金,不只是為了一個免費的玩具而已。

我看見弟弟走進了大禮堂,入座,專注地看著前面講解考試規則的老師 ─ 透過小小的窗簾,我只看得見弟弟的側面,那一刻,我好想緊緊地抱住他,我好以他為榮啊。看著他這種負責任的態度,做媽媽的,已經無所求了。

兩個半小時的等待,我哪裡也不去,找個角落一面等一面打開電腦寫東西。我要等到最後,等到孩子奔向我,然後開始說東說西,因為這是人生最美好的時光。孩子邊說,我邊問考試內容:第一項是幾篇長長的文章閱讀,有選擇題;第二項是數學選擇題;第三項是,我忘了;第四項呢?考題畫了一隻獨木舟停在岸上,旁邊有個小房子和樹林,然後呢?看圖說故事,隨便你寫甚麼都可以的。

 

邁過失敗的成熟

聽說考卷要寄回澳洲總部,學校是不能插手過問最後的成績的。時間一天天過去,到了要公布結果的那一周,我很想快點知道答案。可是,弟弟倒像忘了這件事一樣。通常,這時候媽媽會問孩子:「不是說這周要公布結果嗎?你有沒有收到學校的消息呢?」但是,我忍住沒開口,答案「老天已經知道」了,父母沒必要增加孩子心裡的壓力。

一整周過了,還是沒有消息,這時候,媽媽已經將自己調整到「聽天由命」的狀態,所以我還是一句話也沒說。

昨天晚上,弟弟寫功課時,突然跟我說:「媽媽,我的獎學金沒有了。」

「你怎麼知道?」媽媽心裡還是有些起伏。

弟弟繼續說:「因為我們班上成績最好的女生收到電郵,下星期去參加口試。媽媽,我們有收到電郵嗎?」看得出來,弟弟很失望,我倆在電郵裡找來找去,甚麼通知信也沒有。

「媽媽,會不會他們忘了發給我?我這樣還有希望嗎?」

「沒有,機率很小。」我必須實話實說。這種信怎麼可能漏發呢?

看著孩子失望的表情,我沒有太多安慰的言語。這是人生必經的過程,他必須自己通過。只是我發現:弟弟的失望比媽媽想像的多了很多。

我很難過,我難過並不是因為沒能通過獎學金申請,而是因為看到自己心愛的人難過。但仔細想一想,我該覺得欣慰才對,因為孩子會為自己的失敗而感到難過,表示他又向「成熟」邁進了一步。

 

原文刊於《FAM樂活家》Issue 21
 


兒童自信心

抄書功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