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人物‧專題 / 何美儀:親子閱讀的出發點是愛(上)

何美儀:親子閱讀的出發點是愛(上)

 

不少香港家長為了讓子女及早學好英文,可謂無所不用其極 ─ 行也未行穩的孩子已經要上playgroup;「A for apple」已經太簡單了,要改學「A for ambulence」,彷彿這樣才能保持孩子的競爭力,畢竟「執輸行頭,慘過敗家」。可是,在如此填鴨式教學下長大的孩子,到頭來收穫到什麼結果呢?

撰文︱彭曉婷       攝影︱ Jas

FAM101_FB_1200x627_20160823_ho

 

「我體會到就是有一班年輕人,他們的英文在這個社會上是倒退的,上了中學之後完全是倒倒倒倒……倒到會考可以是零分,英文可以是拿『U』的。」「牛牛姨姨」 ─ 何美儀教過Band 1、Band 5的中學,也在職業訓練局教過書,見過許多學生在英文路上遭受挫折、甚至被貼上「失敗者」的標籤。自從最小的兒子入讀屋邨學校,她驚訝不同學生的英文程度之別,原來有如鴻溝,令她日漸萌生推廣親子閱讀的念頭。她三位兒子的英文程度俱佳,正正源於幼時的親子閱讀經歷。

孩子變成暴風少年 也懂「返屋企」

筆者未與何美儀詳談前,本來圍繞親子閱讀提出一系列實際的問題,包括家長說故事的方式、每天應持續多久等,豈料對於何美儀而言,這些都不是重點:「我會問家長,你是否想測試孩子、你的目的是什麼呢?」

有些家長難免抱著功利態度,只想子女透過閱讀,積累更多詞彙。何美儀重申,親子閱讀首先是一個建立親子關係的平台,是用愛與幸福構築而成 :「你(家長)不是孩子的英文老師,當小朋友一覺得『阿媽你陪我看書,原來目的就是要測試我看了幾多本、要我查字典、抄生字、寫報告』,他就會將跟你一起看書這件事,等同功課看待。」

ho1 拷貝

最重要的事,是讓孩子在親子閱讀的過程感受到幸福。何美儀坦言二兒子曾是個「難搞」的孩子,內心有許多憤怒,有很多不快經歷,但他仍對自己的童年有深刻印象:「他十二歲時,我問他『你童年時最記得什麼』,他很快就答『大家坐在床邊,我們一齊看故事書』。」家長透過親子閱讀所建立出來的、父母與孩子間的親密感,不會隨著年月而褪色,她笑言:「無論是基層或中產的爸爸媽媽,都很想在孩子變成暴風少年之前,建立良好的親子關係,那他們到時也懂得『返屋企』,有什麼事都跟你商量、『傾偈』,這是我覺得親子閱讀最應該做到的事。」

親子閱讀令孩子從中獲得的安全感,是不可替代的:「他會覺得媽媽好錫我,跟我一起看書是個親子活動,等於跟我打羽毛球、玩board games,而不是跟我一起做功課。所以若親子閱讀也變成一個形式、功課的話,其實你就是浪費了這個平台。」

首要條件:開心 揠苗是沒用的

既然親子閱讀的出發點並非為了催谷孩子背誦生字,何美儀認為先決條件是讓孩子享受閱讀,不能強求:「拎起一本書,無論家長或老師,其實首要問的是,孩子開不開心。如果連這點都做不到,下一步就行不通。因為孩子是活在當下的,他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行咗去』。你不能說『我就是要你讀、要你看』,在你的強權之下,他會讀,但不等於他開心。」

受母親影響,何美儀的長子從小就熱愛閱讀,可是他天生不擅長記憶圖像,因而一直討厭中文,閱讀的口味很「偏食」,一度只肯讀英文書,每次看中文書就像「拉牛上樹」,使她與丈夫束手無策,認定兒子的中文科永不會及格。豈料他升上三年級後,老師在堂上朗讀一本名為《晴天有時下豬》的繪本,他聽得津津有味,對校園故事產生興趣,自此踏上中文閱讀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