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人物‧專題 / 何美儀:親子閱讀的出發點是愛(下)

何美儀:親子閱讀的出發點是愛(下)

IMG_0051

現在,何美儀的二子將要考大學,三子快要升中學,親子閱讀已在他們的家庭中步入歷史。她也忘記最後一次為兒子們讀故事書是什麼時候,偏偏卻記得跟長子的一段往事:「他六歲多時,我還懷著小兒子,又要照顧兩個兒子,他們一個讀K1、一個讀K3。」長子讀到K2時,還認不到26個英文字母,老師也擔心他有讀寫障礙或過度活躍症,她仍每晚為兒子讀故事書:「那晚我坐在床邊讀 “Berenstain Bears”,我讀得睡著了,已經好累。他『鬆踭』,我繼續讀,但讀得好勉強,又睡去了。」

然後她朦朦朧朧地聽到兒子嘗試讀出書中的內容,發音不正,因為他還未學過拼音:「我突然清醒了,心想他開始『得得地』,我就鼓勵他。我也有繼續讀,但有時會說『好累,換你讀』,然後他讀一段,我讀一段;他讀一頁,我讀一頁‧‧‧‧‧‧後來他發覺自己能讀,七歲左右就不用我再為他讀了,不會再跟我說story time。」

 


結語:錯過了就是錯過了

IMG_0093親子閱讀的時間可能只有七八年,何美儀笑稱自己覺得「甩難」,不感到寂寞,孩子長大了,自然會嫌父母讀得慢:「到他不用你讀的時候,你要找其他方法跟他做親子活動。若你之前沒有建構這種親密的關係,接下來的親子活動已經不是這麼親密,會比較疏離。一旦他能夠自己閱讀,他就會『一支箭飆咗去』。」

香港父母在繁忙的工作中,每天還要抽十五分鐘跟孩子閱讀,似乎難過登天。然而,花幾年時間塑造一段終生銘刻於父母及孩子內心的回憶,不值得嗎?

「有些事是錯過了就錯過了,是沒了就沒了。五六年班才去做親子閱讀是很困難的,孩子有他自己的興趣,他想去打機多過跟你一起讀書啦。你怎跟電腦鬥?何況現在還有電話。」何美儀聳聳肩。

一場訪談下來,她從一個大環保袋掏出近廿本故事書,如數家珍地介紹,每當談起兒子幼時的閱讀經歷,臉上便泛起慈愛的微笑,就連長子曾經討厭中文書的往事,她如今也能笑著娓娓道來。

她想必是沒有錯過那段美好的歲月。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