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學前101 / FAM教育 / 保良局蔡繼有學校總校長劉筱玲:其實我想做小孩

保良局蔡繼有學校總校長劉筱玲:其實我想做小孩

 

opening

除了圖書館,劉筱玲亦悉力建造了一個有千多個座位的演藝廳。她認為孩子在成長過程中,許多素質都在舞台或運動場上生發滋長。為了推行一生一樂器,她請來近40名音樂導師到校,在常規課堂教授各類樂器,孩子既可在小組中互相觀摩,又可上台演出,更希望藉此減省學生課餘還要跑興趣班的時間。無可否認,蔡繼有的資源相比許多學校是勝出幾籌的,但觸動我心的,是劉筱玲提到屋邨小學陳南昌小學的同學時,是這麼形容:「每個孩子的笑容都一樣甜美。」她在兩所截然不同的學校,都同樣全力地推動下幾項她認為美好的教育種子。

撒播革命的種子劉筱玲在教育界默默推動了好幾個先導改革,她不是那種轟烈型,而是以細水長流、鍥而不捨的方式進行,就像她說話的神態,和婉敦厚,卻有一份溫柔的力量。

1. 快快樂樂地默書
20 多年前,劉筱玲還是個老師,她深知孩子都怕默書,就設計出變化多端的形式,讓默書變成愉快的一回事,例如砌字、配詞、填充,默書內容亦不限於課文,可以默歌名、明星姓名、生活的流行事物,「默書主要是識字,何必要學生死記一大堆課文?我有時甚至抽取同學作文的某小段給他們默。」那對學生是莫大的肯定呢!更有趣的是,劉筱玲不設扣分制,沒有人會默書不及格,然後她多設一道獎賞題,於是優異的同學得分會超過100 !「同學拿著103 分的成績回家,多威風。」她得意洋洋,分享時「肉緊」得很,彷彿拿高分的就是她自己,孩子般的心就在那幾秒間流露。

2.衝破一本書的束縛
在學界還未推行普及閱讀之先,劉筱玲已在課室設立圖書角,教學時串連各式圖書及報章,每天給孩子講不同的故事,又用針筆把好文章(如朱自清、冰心、三毛等)
一筆一筆的抄錄在蠟紙上,油印分發予學生,如是,語文學習變得更豐富立體、更有生活感。劉筱玲看見效果不錯,主動向校長申請,把某些圖書一式購買40 本,不同班別輪替交換;換句話說,家長只須付一本書的價錢,孩子就有機會讀到不同的好書。劉筱玲還設計各樣點子,好把圖書代替課本,她更倒過來叫學生出題,配對、是非,甚麼都可以,她會挑好的放進考卷。於是,整個教室馬上動起來,學生都樂翻了,卯勁的要難倒同學,把書摸得透徹,務求自己出的題目被選上。當時許多家長不明所以,來投訴她影響孩子不顧功課,不肯「讀書」。不過,短短幾個月之間,學生的語文水平大大提升,提問能力和想像力明顯躍進,在街上看見甚麼字都懂,家長驚喜萬分,才察覺這種學習的威力。
劉筱玲開始大著膽子,力主用圖書教授語文,棄用傳統教科書。這對前線教師來說,無疑有點自討苦吃,教科書有出版社編製好的教師手冊,但拿起圖書就要自己動手從頭做起,剪裁內容、設計教學流程及鞏固練習等等,可劉筱玲深信圖書比課本內容更吸引,要學好語文,必須由閱讀開始。

「語文不光是語文,它更是一把鑰匙,是所有學習的基礎。故事書有人物,有情節,主角的遭遇蘊含各種做人道理,我叫孩子選段角色扮演,那不就是品格教育的最佳教材麼?」

難怪她當時提出的口號是「衝破一本書的束縛」、「打破一本書的年代」,這在20 多年前來說,真是一場閱讀和教學的革命,而她往後在學界一直都是閱讀教育的舵手。

3. 普通話教中文
因為摻進了政治因素,近日社會對普通話教授中文(簡稱「普教中」)的討論沸沸揚揚,但劉筱玲卻為此認真地做了一個長達五年的追蹤和比較研究。她邀請校內幾位中文老師各教兩班中文,連續任教五年,一班用普通話施教,一班用廣東話。期間一直跟進比較,五年的研究發現:成績最優秀的三分一,教學語言對他們沒影響;成績位處中游的三分一,用普通話學習中文的一班語感較佳;至於成績最不理想的三分一,普通話班的中文進步相當明顯。有了客觀的研究支持,就在校內全面推動普通話教中文。
不說不知,劉筱玲並非自小就懂普通話,她是參加語文教師進修計劃時,才正式有系統地學習,但一學她就愛上了,當然也讀得出色,還逕自鑽研出一套小學教材,合共30 本!「普教中」討論仍熾熱,劉的經驗,可堪借鏡。

 



兒童行為治療師葉偉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