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人物‧專題 / 沈祖堯:從拯救生命 到灌溉心靈

沈祖堯:從拯救生命 到灌溉心靈

大學生應該是浪漫的
沈祖堯的演說裡,不時呼籲年輕人要少點功利,多點真我;少點物質,多點樸素;少點怨言,多點感恩,和香港社會的搵錢至上的主旋律對著幹:「我們太過stereotype成功是甚麼,我們覺得成功就是在名校畢業,入到一間好大學,讀醫讀法律,出來找一份好工,快點買到樓。」他呼籲學生要追求比物質更永恆的價值,勸年輕人要浪漫地追夢,這些老掉大牙的道理,由沈校長口中說出來,後生仔視為心靈雞湯。

 

大學校長生涯裡,他看到學生選科時身不由己,父母把成功方程式輸入了子女身上:「好多父母,小時想做律師醫生,自己做不來,就想子女做;即使自己做了,也想子女繼續做。」他說,八成內地來港的學生也是選商科,不少人承認選科不是自己興趣,而是父母的意願,而這種「阿媽話讀商科好」的情況,在港生中亦普遍。

‧沈祖堯看見名畫〈吶喊〉就童心大發,怎料照片竟被沈旭暉在面書轉發,一天內逾萬個like。
Cap‧沈祖堯看見名畫〈吶喊〉就童心大發,怎料照片竟被沈旭暉在面書轉發,一天內逾萬個like。

「有一個在A Level拿了6個A的學生,入來中大選修了中文系,學系和大學都好開心。怎知讀了半年,學生的母親還是要求他去外國讀工商管理。我想,這個學生將來也不會開心,讀中文可能也會發揮得很好,父母一定要他行某一條路,這樣做是不好的,我們應該讓孩子有自己的imagination(想像),讓他去
冒險一下。」沈祖堯曾在中大活動中說過,「大學生應該是浪漫的」,就是想讓年輕人有這種尋夢的自由。

那陣子,沈祖堯本已在想,自己能否在教育上做更多?此刻朱咪咪讓他上台與眾同樂,讓沈祖堯發現了自己的另一個可能:「最大發現是,原來我都幾鍾意和學生一齊,他們又不介意我年紀大。於是後來校長問我是否願意做逸夫書院院長,我欣然答應。」兩年院長工作,讓沈祖堯熟悉校政,成為日後當校長的重要轉捩點。

‧沈校長是唱得之人,經常在不同場合與學生引吭高歌。
Cap‧沈校長是唱得之人,經常在不同場合與學生引吭高歌。

讓孩子嘗試輸的感覺
阿媽不只在選科上有影響,連已成年的學生的日常生活也都處處關注。沈祖堯看到家長愈來愈緊張:「我在醫院做的時候,試過有醫生的阿媽打電話來問,為何她兒子要on call(當值)這麼多次?有沒搞錯?那已經是20多歲的醫生了。也有些人想申請工作,由母親打電話來醫院,說兒子不懂得填申請表。」
這些是不是怪獸家長?「『怪獸家長』好難聽,我不喜歡這個名字。我覺得家長都是好心的。我自己也是
家長,也好想把最好的給子女,但我不想有這樣負面的標籤。不過,家長真是需要學習放手。」沈祖堯用醫學原理,解釋家長「過度保護」子女的惡果:「醫學上有一個概念,小時候成長環境太過乾淨,會容易有敏感和哮喘。

當孩子小的時候遇到細菌,由於抵抗力較低,反而接受得到,身體會產生一種tolerance(耐受性)。若到長大後才遇到一種新的菌反而會有好大反應,因為防衞機制大致已發育完成,身體接受不了。」沈祖堯呼籲家長放手:「要畀子女跌吓。我發覺中國人的細路哥,走出街跌一跌個膝頭哥都好大件事,外國人的孩子,跌斷手腳都覺得沒有甚麼,去看醫生就可以。中國人家長都係太緊張。」沈祖堯太太有一個親子理論,就是多點讓女兒參加課外活動的比賽,卻不是為了增加考入名校的機會,或者拿多點獎項贏在起跑線上,而是「讓孩子試吓輸嘅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