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人物‧專題 / 沈祖堯:從拯救生命 到灌溉心靈

沈祖堯:從拯救生命 到灌溉心靈

別以為沈祖堯與中大的學生相處融洽,在親子上就無往而不利。這位「校長爸爸」也經歷過和女兒相處的低潮。兩個女讀初中踏入青春期,這位熟讀人體構造的醫生爸爸,卻搞不清少女的心事。

沈回憶,那時候女兒會無緣無故發脾氣,令他十分懊惱:「可能是青春期賀爾蒙亂哂龍,女兒會突然發嬲,我不知道自己做錯了甚麼,無端端可以『炳到你七彩又唔知咩事』,一、兩個小時後又無嘢,嘩,點解可以咁?好似『鬼上身』咁。」他向別人請教,才明白青春期的少年人會有極端表現,因為他們希望尋找自我的身份認同。沈祖堯學會了平常心面對:「父母可以做的是,對子女有清晰的指引,但不用過度反應。她激動的時候我最好迴避一下,不要火星撞地球,以免大家衝動地說了傷害對方的話,平復下來才再談。」

校長爸爸搞不懂少女心事
度過了這場暴風期,沈祖堯和兩個女兒的關係穩定下來,大女兒詠恩在中文大學讀醫科三年班,小女兒頌恩亦已讀中六。她們漸漸懂得體諒父母的難處,父女間還有不少甜蜜時刻。2003年SARS後沈祖堯被追究抗疫不力,社會人士窮追猛打,大女兒送上慰問卡,寫著:「爸爸,知道你不開心,但並非所有人在任何時間都會開心的」。大女兒後來會考,做父親的天天送上寫上鼓勵說話的聖經金句書籤替女兒打氣。近日一家人到台灣旅行,已成年的大女兒親暱地依偎著爸爸,校長面露幸福之情說:「人地話,『你個女廿幾歲還肯拖著你,你真係執到啦!』」校長的嘴角,泛起甜到漏的笑容。

CSW_3315-1024x535

Cap. 沈祖堯畢業於皇仁中學,兩個女兒皆入讀拔萃女書院。

 

父親是醫科教授,更是中大校長,女兒在中大選讀醫科,會否尷尬?這種關係似乎要舉重若輕。女兒會考獲8A佳績,同時獲港大及中大拔尖取錄,爸爸提醒女兒選校前要三思。然而詠恩考慮過後選擇入中大,沈強調,這是女兒的選擇,不是他的意思。父女同校生涯已有三年,父女關係卻更顯親密:「在學校好少碰面,反而回家後她有醫科功課要問我,我又答得頭頭是道,我就知道她心裡有一種『悠然嚮往佩服的心』。」沈祖堯沾沾自喜地道。

名校未必適合每一個人
沈祖堯畢業於皇仁中學,兩個女兒皆入讀拔萃女書院。筆者挑戰沈校長,家長一窩蜂選名校,值得鼓勵嗎?沈校長思前想後,笑著爆出一句:「其實……皇仁真係教得好差,老師係好求其吓,老師覺得,話之你,你考到就考到。」待記者收起訝異的表情,他才解釋,皇仁有一種風氣,學生有很強的自發性,不會倚靠老師,而是向其他學校同學借筆記,自行溫習。沈祖堯還披露,2003年他擔任皇仁的畢業禮嘉賓,發現母校這年有多個考獲十優九優學生,他向時任校長李樂然查詢後,獲得一個耐人尋味的答案:「校長跟我解釋,『你知啦,我們不給學生補課的,今年遇上SARS,全香港的學校都沒法補課,我們就
贏哂囉』」,可見皇仁有一種氛圍,學生自學能力甚高。

沈認真的說,名校在設施或師資上有一定優勢,但競爭風氣極強,未必適合每一個人。他舉例,小女兒在女拔讀到中四,主動提出要轉到李寶椿國際學校,「她覺得壓力太大,又想與不同國籍的同學相處,於是提出轉校也沒異議。」李寶椿也算是另類名校,但沈祖堯透露,他在六十年代入讀的幼稚園和小學,是名不經傳的街坊學校,現已關門大吉。沈教授指,這間當年位於灣仔的「中國兒童書院」,老師非常有心,一樣培育出他這位大學校長:「我讀一間咁『籮底橙』的學校都okay吖,所以家長不用太緊張。」

筆者問沈祖堯,可否幻想將來自己的墓誌銘上,刻著的大字究竟是「沈祖堯校長」還是「沈祖堯醫生」?沈想了一想,有點貪心和鬼馬地笑說:「石碑不是立體的嗎?可不可以在塊石前面寫校長,後面寫醫生?我覺得兩個角色,一樣重要。」

後記

當了大學校長3 年半,沈祖堯發現,社會瀰漫著功利和隨波逐流的氛圍,窒礙年輕人發展。作為大學校長,他希望打開一片天,讓年輕人可以像樹苗一樣,自由自在地成長。但這項灌溉心靈的工程,要比在醫院拯救生命困難得多。「做校長工作複雜過醫生好多。但校長是一個象徵,對社會有一定影響力。我任內若能夠做到一點事,培養學生變成一個有責任感的成年人,在教育方向上變得更重視人性和價值觀,做多一點點,我已很滿意。」

原文刊於《FAM樂活家》2013年4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