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學前101 / FAM教育 / 呂大樂:港媽 港孩都不易做

呂大樂:港媽 港孩都不易做

呂大樂所著的《家長焦慮症》剖析了不同世代香港人管教孩子的方法和親子之道。

呂大樂 曾任教於香港大學及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 香港教育學院亞洲及政策研究學系香港研究講座教授、智庫新力量網絡主席,著有《家長焦慮症》。

154069787

 

他在自序中提到:

坦白說,一本由社會學研究員於十年前所寫的小書(《誰說家長一定是好人》,2002 年8 月),獲出版社邀請將書稿增訂再版,不見得是好事。原因很簡單:那一定是十年前(其實是十多年前)所討論和分析的社會現象、問題,至今尚未解決,甚至可能較之前更為嚴重,以致一些舊的想法、分析,至今還有一些參考作用。


記得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我要為孩子安排上幼兒園,當時也不能說是一件輕鬆的事情,不過假如拿來跟時下年輕家長所描述的情況相比,則肯定只是小事一樁而已。當年視為太過緊張的家長(例如申請三、四家幼兒園),今天恐怕會被認為未盡全力、有點不負責任。以前偶有聽聞有家長送小孩於上、下午上不同的幼稚園,會覺得不可思議;今時今日,聽到如此安排,不敢多講半句,以免得失朋友。十年易過,家長那種壓力和焦慮,有增無減。十至十五年前的所謂「怪獸家長」(當年還未有這個名詞),放到今天,統統變成好人。


不過,這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令家長產生焦慮的社會環境因素基本上沒有甚麼改變,反之競爭愈演愈烈,壓力也就愈來愈大,家長就愈不敢將手放開,而且抓得一天比一天的緊。十年前將一些雜文編輯成書,是因為看見當代父母的焦慮症正在蔓延。

如何照顧子女、啟發孩子、幫助他們全面發展、兩代如何相處等題目,四出尋找答案,希望可以取得良方之際,那份關心卻似乎未有發揮預期中的正面效果,反之是釋放出大量負能量,令家長和孩子都生活在巨大的壓力底下。所謂「誰說家長一定是好人」,乃我當時有感而發。

 

十年易過,轉眼我家老大、老二已脫離中、小學生階段,前者畢業後進入職場,後者剛升上大學。他們參與本地中學會考之後,都分別到英國完成預科,然後在當地繼續升學。他倆到海外升學,各有不同原因。而他們也有考慮過回到香港升讀大學,但最後還是另有選擇。坦白說,這是我在他們還是小學生、初中生階段時,完全沒法預見的。必須承認,我從沒有想過,香港教育制度的生態環境,會在這樣短的時間之內,一變再變,甚至是面目全非。而從旁觀看他們成長,給我機會了解年輕人所要面對的新環境。再看看在自己身邊的大學生,開始明白為甚麼他們不會再以舊日的那種想法去過校園生活。

 

我當然無法完全從年輕人的角度去理解他們的處境,但多作觀察,至少令我知道,舊日的經驗及其相關的假設基本上已不再適用於新環境了。我只是偶然提出一些反建議,提議可從某角度來看問題。我們都不相信有放諸四海皆準的方法和理論,同時也不覺得所謂專家之言,可視之為萬應靈藥,一服便奏效。在照顧子女的問題上,我們相信重點在於態度─方法因人而異,沒有一貫正確這回事;但論態度,則我們知道,某些態度是肯定失敗的。

家長焦慮症

延伸閱讀:《家長焦慮症》 呂大樂著

電子書試讀:http://bit.ly/24PHb3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