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家庭101 / 【工人姐姐】在皇后像廣場的日子

【工人姐姐】在皇后像廣場的日子

這二十多年來,一直陪伴及見證我成長的人有很多,但當中我特別感謝一個人── June。在我的印象中,June 由我懂性開始,好像已和我生活在同一個家裡,既像我的姐姐,又像我的媽媽。雖然,在大多數人的眼中,她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工人,但她在我家裡,甚至在我生命裡的地位都無可取替。


撰文:Ashley Lau   二十多歲,家中長女,父母為口奔馳,自小由菲傭姐姐照顧,假日也要跟著姐姐到皇后像廣場玩,主僕倆因此建立了深厚的關係。

 

P26_1

一直以來,我甚少稱她為「工人」,因為工人只是她的其中一個角色,更重要的,她是我兒時的玩伴、小時候的功課導師,更是我一位知心的傾訴對象。現在回想起來,我小時候跟爸媽一起的回憶不多,他們工作很忙,沒有太多時間花我身上,June 成為了我平日惟一的依靠。

 

跟姐姐到中環剪髮按摩

我和她的關係非常密切,我們的相處並不只限於5 天,而是一星期7 天。她平日的工作與大部分工人無異,主要負責我的起居飲食、接送我上下課等。但因爸媽工作太忙,她即使放假也要帶我一同外出。因此,我逢星期六、日到過最多的地方,莫過於菲傭最愛去的中環皇后像廣場。

小時候,每逢周日的大清早,我就會被叫醒起床,然後跟著工人姐姐坐地鐵過海,到中環皇后像廣場與其他菲傭見面。為了不打擾她與朋友聚會,我會獨個兒往噴水池邊玩耍,而她為了打發我,很多時都會給我十元八塊到旁邊的雪糕車買雪糕吃。有時候,我也會因為太悶的關係,到廣場內那張專屬的長櫈與她一起消磨時間,坐著看她的朋友怎樣替她剪髮,又或者她怎樣幫朋友按摩。我的爸媽每周都會給我一張購買代幣的優惠券,讓June 帶我到樂園娛樂一番。但事情往往沒有這麼順利,我每次都要吵嚷很久,才能令June 離開那張長櫈、告別她的朋友。到達樂園後,我倆又會興奮起來,一起射籃球、玩波波池。其實愛玩的不只是我呢!就這樣吵吵鬧鬧的,我跟她度過了無數的假期。

 

P26_3英文老師和扮靚專員
後來她和朋友在元朗租了一個地方,我假日就隨她到那裡,聽她唱聖詩、祈禱,與其他人一起開大食會。日子久了,我亦開始認識她其他來港工作的親戚和朋友,了解她和她在菲律賓的家更多。

猶記得唸小學時,June 每天都堅持跟我說英文、串生字,為的就是希望我能在英文方面取得好成績。可是,那時候的我卻還擊她說英文並不重要,又說如果她再對我說英文,我便不再跟她說話。現在回想也覺好笑,我想她萬萬也估不到,最後我在大學選修的竟是英文翻譯!我到現在仍經常跟她開玩笑,說她不用再跟我說英文了,因為我的英文比她還要好!

後來升上中一,June 有個更重要的任務,就是替我束孖辮。我的中學規定所有長頭髮的女生都要梳孖辮,我的頭髮不長不短,要紮起來有一定難度,我只好找一直留長髮的June 幫忙。她的動作不但快速,而且梳得非常漂亮,她甚至讓我拿她的長髮來學束辮子,我們的感情,就是這樣點點滴滴累積起來。

 

P26_2

傾訴心事的大姐姐
上了中學後,讀書壓力愈來愈大,我又不方便跟家人說,很多時我都選擇關上門,躲在房間裡哭。June 卻十分眼利,幾乎每次都能察覺得到,然後主動來安慰和鼓勵我。漸漸地,我們的主僕關係,發展成為朋友,建立了深厚的感情。轉眼間,我已大學畢業;在我的畢業家庭照中,除了有我的家人,更有那位陪伴我學習和成長的她。

直至我現在二十多年的人生,當中有不少時間都是和她一起度過的,和她有關的經歷和回憶多不勝數。我很高興我生命中有June。常常聽到有些人說,工人對小孩的照顧、關愛一定不比父母好、不比父母多;在我看來,這也不一定。

 

 

June 是我的良師益友,更是我家中寶貴的一分子。雖然終有一天她會離開我們的家,不再是我的工人姐姐,但我相信我們的關係並不會因此而結束,因為我倆的情誼並非單單建立在工作之上,而是建立在一個家之上。這二十多年來,一直陪伴及見證我成長的人有很多,但當中我特別感謝一個人── June。

在我的印象中,June 由我懂性開始,好像已和我生活在同一個家裡,既像我的姐姐,又像我的媽媽。雖然,在大多數人的眼中,她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工人,但她在我家裡,甚至在我生命裡的地位都無可取替。一直以來,我甚少稱她為「工人」,因為工人只是她的其中一個角色,更重要的,她是我兒時的玩伴、小時候的功課導師,更是我一位知心的傾訴對象。

 

 

原文刊於FAM《樂活家》 Issue 23

 


婚姻滋味 FAM

工人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