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初小101 / FAM教育 / 張堅庭:贏在起跑線,最終黐咗線!

張堅庭:贏在起跑線,最終黐咗線!

 

誰說少功課便考不入好大學?功課少也能考好大學

我估計他的同學們也是在這種功課少、活動多、不斷互動下學習;到學校提供IB 課程,我又開始了解那是什甚麼一回事,跟進到今年,大仔入大學,我 相信自己有條件在這方面發言吧!漢基今2012年的IB 畢業生約150 一百五十人(據校方數字),到英國念書有24二十四 人,包括牛津兩2 人、劍橋2 兩人、華威1一人、倫敦政治經濟學院一1 人、Durham 2 兩人、倫敦皇家學院2兩 人、UCL 6 六人。其實牛津應有3 三人入讀,其中一人是我兒子好友,但他最後卻選擇到另一間在美國沙漠、聽也未聽過的Deep Spring 去。

以上所舉大學都排英國十名內,還未計算到美國的學生。至於香港,有七7 人進了港大,1 一人在中大,科大則有兩名同學。我只希望校長、家長和老師知道,學習方法不一定只有操練、考試、死記,現在有通識了,但也有人開始以考通識、鋤通識作招徠。有如蹲廁換了坐廁,人們仍要蹲在上面。

我再整理漢基畢業生赴美的情形,分析一下,讓父母知道少功課測驗考試,孩子們也能考進精英名校。

愈難愈好? 謬論!
我從在前港大副校長程介明先生身上學到關於孩子學習的新知識,加強了自己由來已久的看法。比如我在專欄的文章及各媒體抨擊香港教育制度及其方法,其中最令我憤憤不平的是對考試測驗的迷戀,政府作為市民代理人(出資方)和學校,聯同家長一同串演「溫習考試測驗大悲劇」。

 

士大夫難定警察難?越級課程等於優秀?

我們深信課程愈難愈有水平的謬論,程先生點出了我們家長最自豪的一些觀點,我聽到一些家長對話:「唓,啲功課咁易,實唔係好學校,呢間好呀,三年班做五年班功課。」什甚麼是難,什甚麼是易,我們沒有概念,大部分學校因以背誦打分為基礎,於是你不認識的事物就是難;筆畫少就容易,筆畫多就艱深,於是「一天」肯定容易。這一簡單概念,其實容易出問題,比如程教授提到「士大夫」三個字很容易寫,但要解釋就連專家也費勁; 「警察」二字筆畫難,但孩子們天天都有機會看到警察叔叔,於是在他們看來,最容易的文字涵意深,最難的字反而最親切。我們的孩子究竟從使用中去學習,還是先學習後使用?如果你同意使用過程中的學習較有趣味,那麼,學那麼多他一時用不著的知識,不就是孩子哭哭啼啼的原因嗎?

很多讀者說你我有錢讓孩子讀國際學校,你所以就吹捧它。其實香港任何一間政府建的學校舍都不比國際學校差,方法理念只在班房反映。我記得弘立書院成立時也只能借別人校舍,但他們的班房卻瀰漫一種學習樂趣,知識的遞增與興趣的掛鉤。我們的老師太看重對錯結果,而考試就最容易定對錯,但這只是一種考核方法。

 

強調創意  不強調對錯    不反對用創意掩飾懶惰

我孩子進國際學校時,有兩次衝擊:一是收到學校列明功課時間每天不超過半小時;二是看到小朋友作文時,老師不會刻意提及他的文法或錯字,就算他畫一隻香蕉來代表香蕉也行,只要他樂於表達心裏裡的想法就可以了。於是我讀過女兒一篇中文作文,她的創作力強,比喻突出,錯字也不少,有時甚至詞不達意,但佈局結構肯定是想吸引讀者,老師對她的評價很高,而錯字只在旁改正,在評語裏裡一字不提。

另外,我細仔為了湊夠字數,一連幾行都以「我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好喜歡你或尊敬你」開始,老師認為他有創意地遮掩懶惰,我告訴他下次不可再用「真的真的」了,要他另想一個詞。最新的調查發現,港人英文水平比不上馬來西亞,只比日韓日稍好,你會否嚇一驚?我們開埠以來英語是官方語言,又從小學習英語,倒頭來只比日韓日稍好。我相信與教學過程完全脫離趣味有關,見微知著,香港要維持競爭力,教育環節不如多學習國際學校的理念,教育局下放資源,2011年前陣子的學校核數風波,等於在自由法治社會總有人衝紅燈,以身試法,直資只行了第一步。

bkk3d_7_6

 

 

 

 

 

 

 

 

 

延伸閱讀:《熱鬧教育》張堅庭 著

電子書試讀:https://goo.gl/o1GbcF

 



兒童行為治療師葉偉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