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初小101 / FAM教養 / 退縮緘默的孩子

退縮緘默的孩子

 

選擇性緘默症是社交焦慮症(Social Anxiety Disorder)一種,孩子甚麼能力都好,就是在某些場合選擇噤聲;更甚者,到公開場合會感到強烈憂慮、緊張,有機會引發抑鬱,嚴重影響社交和學業。

苗延琼       資深精神專科醫生,具超過二十年臨床經驗。認為精神科更能夠做到「全人醫治」,顧及人的身、心、社、靈四方面。專長於治療婦女、兒童及青少年。

ThinkstockPhotos-463321071

案例一

Andy:在學校說不出半句
Andy今年8歲,三年前隨父母由南京移民來港後唸幼稚園,7歲才上小學,小學老師發現他在學校裡從不出聲,上堂時不發言,小息時也不跟同學說話,於是約見了Andy的父母。
媽媽說兒子兩歲時已能說話,在家好端端的,於表達自己方面沒有問題;爸爸說兒子跟他的表兄弟姊妹相處得很好,經常有說有笑。
事實上,Andy的成績都考得不錯,數學最突出。初次見面時,他表現得渾身不自然,但仍然肯單獨跟我在一起,只是把嘴巴緊緊閉上,不發一言,我就試著讓他畫畫,他在畫紙上畫了幾個簡單的火柴公仔後,就不肯再畫下去。
接著,我讓他在黑板計數,他很快就把題目做好,答案全對。我們開始用黑板溝通,我問他為何不說話,他寫了「說不出」。我又讓他選一隻娃娃,他拿了一隻小飛象。「說你想要,我就送給你!」Andy最初只肯點頭,但最後都說了:「我想要。」

 

我診斷他患上選擇 性緘默症,是社交焦慮症一種。患者有正常的說話、理解語言的能力,但在特定情境下就是說不出口。對Andy來說,特定情境就是學校和有陌生人的場合。治療選擇性緘默症主要是用心理行為治療,當中包括刺激漸消法(Stimulus Fading):把患者帶到一個他感到自在的環境中,首先讓他跟熟悉的人談話,漸漸地把其他人「滲進」圈子中,讓患者習慣。還有減敏感法(Desensitization):先跟患者以間接方法溝通,如電郵、網路聊天等,待他們習慣後再更直接地溝通。另有證據顯示抗抑鬱焦慮
的藥物,如服用血清素等,對治療此症會有幫助。

 

案例二

David:我好怕別人望著我
David今年15歲,來見我時已有兩個月沒有上課。自小,他已較為內向,當同學做專題研習要找人當組長時,他就會趁機躲起來。升上中學後,David也曾面對一些適應障礙,不過那時他只是缺課兩周,父母安排他見臨床心理學家,進行認知行為治療,當中包括學習放鬆技巧、對新學校逐步減敏,David很快就能到學校。
父母對兒子不肯上學都表現得很體諒,他們嘗試了解他的擔心和恐懼,只是David表現退縮,把自己關在房間,有時連晚飯都不跟家人一起吃。初次見他時,他整個小時都不發一言,情緒表現得很低落沮喪,是患上抑鬱症。

 

我讓他服抗抑鬱藥,胃口睡眠都有明顯改善,最重要的是他開始主動說話。「你為甚麼選擇留在家裡?」「我感到返學面對的壓力很大。」「為甚麼感到那麼焦慮?」「老師和同學的眼光!我特別害怕老師要我在班上回答問題和作簡報,我感到渾身不自在,臉孔發熱發燙,直燒到耳朶!我感到全班同學的目光都投在我身上,想找出我的錯處。我很擔心,愈擔心愈出錯!我真想找個洞藏匿起來!」

David同時患上了社交焦慮症,這與抑鬱症經常出現共病情況,患者會對公開場合感到強烈憂慮,在陌生人面前或可能被別人仔細觀察的社交場合,有一種顯著且持久的恐懼,害怕自己的行為或緊張的表現會引起尷尬或被羞辱,幸好,在藥物治療下David的情緒已有改善,可以進行認知行為治療,很快已能繼續學業。

 

原來刊於FAM《樂活家》 Issue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