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高小101 / FAM教養 / FAM教育 / 陳廷三:管教,一定要怒氣沖沖?!

陳廷三:管教,一定要怒氣沖沖?!

在講座的問答環節中,父母最喜歡問的,幾乎全都是圍繞小朋友行為的問題,有關父母自身的,一句也沒有提。但是,如果家裡最重要的兩個人,關係破損,親生孩子怎可能無動於衷?情緒又怎會不受影響?但我們一於少理,更輕易歸論是小朋友有行為問題,詢問專家如何教導小朋友,結果愈弄愈糟。

陳廷三博士

香港家長教育學會榮譽顧問、香港中文大學家長教育碩士課程協同總監。深信唯有父母能坦誠面對自己過去,才更有能力培育子女。

126455123

記得以往我有一段時期,從事感化工作,那時經常想:這些年青人、甚至是小童,只當了十數年人,為甚麼會犯罪,甚至嚴重至被召上法庭呢?回過頭來,或許就是那句人人都會說,但似乎沒有認真面對的話︰有問題的兒童,多來自有問題的家庭。

父母關係出了事

孩子問題背後 家庭關係出了事?究竟家庭出了甚麼問題呢?是因為母親當初餵奶的方法錯了嗎?或是BB時洗肚臍的方法錯嗎?今天最多人關心的,是這些關於「在身體照顧上方法」的事。是不是家裡的LCD電視不夠薄?冷氣不夠冷?電腦不夠快?如果是因為這些環境上的物質條件,那中產家庭便一定沒有問題了。我們應追問下去的是,究竟哪裡出了問題?追尋下去發現,很多時原來是父母關係出了事。不過,會有很多家庭勇於承認嗎?
容許我們先搞清楚,家庭究竟有甚麼問題。是家人關係、父母關係、還有父母和子女的關係問題。有否發覺,當你和某人關係好時,有些事情我們會容忍,我們會體諒;但當你和某人關係不好時,無論他說得多麼對,你都會不同意。事實上人的特質,真的是關係取向。我經常給父母解釋,為甚麼兒子要聽你話?為甚麼要聽你的而不是聽別人的?不是因為你說的絕對正確,而是因為你在孩子心中是獨特的,以致孩子把你的話看得特別有份量。正因如此,父母更需自我檢點。

 

不必要的罪咎感

在家裡,關上門,爸媽地位至高無上,做甚麼也沒有人管,最危險的情況莫過於此:有權力但沒有自我約束力。怎樣才能令爸媽自己提點自己、自我約束呢?
我自己就有一次很深的體會。我兒子小時候,吃飯很慢,每次都要我在旁邊提點他:吃得慢,食物在空氣中曝露太久,容易有細菌,吃下對身體不好等等,但他總是吃得慢。他約兩歲時,有次吃飯我又不斷說教,甚至飯後還叫兒子來到我跟前,用十分鐘不斷解說,然後我問他有沒有甚麼跟爸爸說?

當時沒有人教他,他自己說︰「爸爸,對不起。」我當時整個人呆了,不懂反應,只懂打圓場說︰「知錯就好了。」之後數天,每次想起兒子跟我說「對不起」,心裡總是很不舒服。我找了一個時間,靜靜的由頭至尾把事情細想一次,尋找內心感到不舒服的原因。想著想著,有些體會。人通常在甚麼情況下會說「對不起」呢?是知道自己做錯事的時候。

一個兩歲小朋友,吃得慢是能力問題,不是甚麼錯事,但我這個作父親的,已成功將一個不必要的罪咎感加諸於他。我覺得自己「屈」了兒子一次,也「屈」了自己一次,難怪感覺這般難受!當我們理解到子女是我們自己一部分的時候,子女受損傷,即自己受損傷,故此我說「屈」了兒子一次,亦像「屈」了自己一次。我想了又想,是甚麼能令父母自我約束呢?就是源於這種子女是我們一部分的感覺、「骨肉」的感覺,致使父母們不會讓自己傷害自己、檢點自己。骨肉感覺成父母推動力「骨肉情」這概念不是新的,不過卻漸漸被今天社會上另一些論述掩蓋了,例如追求「方法」來幫助子女學業成績更好等。所以我重申要有「骨肉」的醒覺,父母才能尋回應有的動力。

 

沒有什麼愛子女方程式

做父母也要愛錫自己、愛護自己,不要讓自己身體再受傷;如發現有以往的傷口,仍在流血,就要去面對和處理。處理好後,我們才更有能力,容納和愛自己的子女。若父母能有這樣的醒覺,對孩子和整個家庭,可以築起一個很好的安全網了。照顧子女是一個很難、而且長久的過程,沒有所謂甚麼「愛子女方程式」,每個家長都必須自己經歷及摸索。開始時,以為餵奶已很辛苦;到孩子大點,進入求學時期,便更辛苦;好不容易等到孩子出來做事,又擔心這、掛心那,每個階段都一樣難和辛苦。然而有趣的是,縱使過程這麼艱辛,父母們都會堅持到底!這終究不是能力問題,而是動力──當一個人有動力,認定要做這件事的時候,就會用盡辦法去做。我做博士論文研究時,就是從一些爸爸身上察覺和發現到這種「做父母的動力」!原來憑藉「骨肉情」的感覺,很大程度上,就可衍生出這股動力來。

 

原文刊於FAM《樂活家》 Issue 1

 


媽媽的抉擇

品德教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