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人物‧專題 / 【不一樣校長 】 陳美娟:我在紅燈位等你 (上)

【不一樣校長 】 陳美娟:我在紅燈位等你 (上)

 

農曆年後,溫度驟降,迎來香港寒冷的2月天。在攝氏約7度的清晨由港島西出發,跑到馬鞍山利安邨,寒風凜冽,我幾乎要低著頭彎著腰前進。甫進校園就是禮堂,工友問明來意,指點一下,裡頭的陳美娟校長剛好轉過頭來,「嗨!早安!」啊,好年輕的校長!那俏麗的笑容,相信更冷的冰雪也會融掉,她黑色大褸裡套了件紅色毛衣,打扮簡單時尚,樣子有點西化,快人快語,我的精神立即抖擻起來。

 

撰文︱馬鎮梅 攝影︱ Naomi Sun

P34

年輕惹來的笑話
校長室內井井有條,房間的擺設流露一種個人性格,帶點藝術味道。沒想過英文科班出身的陳美娟,竟然寫得一手好書法,我讚她的篆體很美,原來她更愛行草。話匣子由她像不像校長開始。9 年前,有家長知道靈糧小學(下稱「靈小」)的新校長是陳美娟,連忙往校務處取回小一報名表格,還憂心忡忡的問:「靈小出事了嗎?怎麼竟來個這麼年輕的『o靚妹』?」
經常有人衝著她面說要找校長,她一點不介意,還笑說幾椿糗事。例如上任兩年後,有次政府蟲鼠組的人員到來偵查鼠蹤,看見她劈頭就問:「你是校務處周小姐嗎?」旁邊的工友忙不迭解釋:
「不!不!她是我們校長!」幾乎嚇壞那位大叔。也難怪,橫看豎看,陳美娟都不似教書的,英姿煥發的她,像廉署的高級調查主任。原來20 年來有無數人都誤會她的身分,有說她是個少奶奶或明星,猜她教琴、從商,就沒人猜她是校長,所以她也幾度懷疑自己是否入錯行。她來靈小之前,已在中、小學有十
多年的教齡,長女今年上大學,小的讀中三,歲月對她可真過分眷顧了吧。

前任校長是位高大的男士,像個爸爸,校內的主任年紀都比她大,加上她沒當過副校,台型和經驗似乎有點吃虧,我問:「有壓力嗎?」「沒有,」她答得爽快,「我開每個會之前都祈禱。我來這裡學習單純地倚靠上帝,我只須做好自己的本分。」

 

P35

氣溫急降,陳美娟心思細密,特地吩咐工友預備熱騰騰的腐竹白果洋薏米糖水給全體工友。

 

無心插柳 隨心前行
「說實在,我沒想過要當校長。」陳美娟從前在一間只有13 班的半日制小學教英文,一教10 年。她是最早一批考獲基準試的,當上科主任,職階是小學學位教師,教得開心又輕鬆,學生家長都喜愛她,批改習作後回家,還有充裕時間照顧兩名年幼的女兒。加上丈夫任職醫生,生活無憂。

 

當時那小學校長鼓勵陳美娟去報讀校長培訓課程,她覺得意外,沒放心上,反而丈夫不斷遊說:「去讀啦!我覺得你得。」她好坦白:「我放假會著低腰或穿窿牛仔褲行街,過馬路有時會Jay Walk 一下,但做校長要規行矩步,以我的鬼妹性格一定不可以。」我想像她當年的模樣,笑彎了腰,「而且以前女性校長不多,我想起的都好像穿旗袍,怎行呢?」經丈夫多番鼓勵,她心想:「試也無妨,反正我喜歡唸書。」但她就是不積極。後來是學校書記主動幫她找課程資料的。

 

上課的日子好快樂,丈夫會帶女兒接她放學,然後奉上熱辣辣香噴噴的雞蛋仔,搞得女同學們「人心惶惶」,掀起一股配偶接送潮。大家看見她那副幸福模樣,適逢當時面臨縮班殺校潮,都規勸她:「你使鬼做咩?咁辛苦做咩?」但陳美娟本性愛讀書,從來不開夜車,輕輕鬆鬆就科科考A。

 

課程結束,書記每天拿著報章的招聘廣告給她挑,陳美娟當時心中冒生一個想法─要她離開安舒區去當校長,那必須是所基督教學校。同事把這話記在心頭,有天轉告靈糧小學在招聘,她想起弟弟兒時不就唸靈糧堂幼稚園麼,「Okay,這間在銅鑼灣,是基督教的。」由於那天已是最後限期,她還要拜託老爸做快遞交信。

 

原來學校竟在馬鞍山,且是31 班的全日制大校!面試前後合共6 回,連丈夫也要接見。最後一回,校董問無可問,竟然問她「你覺得自己有甚麼過人之處」,她口直心快:「牙尖嘴利。」想不到所有董事都點頭稱是:「我們也這麼想!」校長室又傳來一陣爆笑。最後聘書落在她手中,簽約前,陳美娟再三鄭重地「警告」校監:「校監,你考慮清楚沒有?我還未辭職,你咁大間學校交畀我,我連副校都未做過,你驚唔驚?」校監的回答是:「我地祈哂禱,知道神的心意,非你莫屬。」動筆一揮,陳美娟自覺「長大了」,不能再靠自己的小聰明,立志要做一個沒架子的另類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