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未分類 / Candace Mama:童年經歷使我更珍惜親子時光

Candace Mama:童年經歷使我更珍惜親子時光

ben2

哄女兒開心,是她增進廚藝的最大動力,背後的另一功臣則是時常「刺激」她的丈夫:「在我不停做(便當)、剪紫菜、搓飯糰時,他就會走過來說:『你們香港人哪有 Sense of art?放棄吧,再怎樣也追不上日本人。』」她佯裝氣憤地翻翻白眼:「他真的這樣說出口,說『You cannot do anything, you know』,我心想:你愈看不順眼,我就愈要做到。」

ben4次她要當烹飪班的導師,教授學生製作龍貓便當,恰好丈夫也在銅鑼灣上班,就將這便當送給他吃。誰料到丈夫竟為便當拍照、發給朋友,她心想:原來丈夫都可以吃公仔便當。雖然他對便當的評價仍是一個謎,但一直支持她的事業。今年暑假,她既要出書,又要頻頻教授烹飪班,忙得喘不過氣,偶爾向他訴苦,反被責備:「他一句『嘭』過來,說:『你應該珍惜你的機會,怎可以說辛苦,你這樣的工作態度是不行的!』大佬呀,一個女人跟你說辛苦時,只想你安慰一下。就算現在我夜晚寫稿寫到兩點,早上六點起床做飯盒,也已經沒跟他『呻』過一句了。」

不過,Candace 的心底裡很感激丈夫的另類激勵:「我會跟老公說,若當初不是嫁給你,可能我整個人生都會改變 ─ 我會嫁給一個香港人,繼續做一個寫字樓的女郎。是不是大家命中有注定呢?」

便當除了擴闊她的世界、拉近她與女兒及丈夫的關係外,也帶來另一個意外收穫:改善了三代人的親子關係。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