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學前101 / FAM教育 / SEN學生 打 TSA 怪獸實錄

SEN學生 打 TSA 怪獸實錄

根據教育局資料,2013/14學年,小三及小六參加TSA的SEN學生共5,313名,佔小學參加TSA的總學生人數只有一成三。 基於公平原則,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SEN)不能不考TSA,意味他們同樣要面對TSA操練。早前,筆者向三位朋友﹕前教師、現職教師和SEN學生家長 請教,想知道SEN學生在TSA這隻怪獸面前會出現什麼狀況。

文:抖一抖

fam tsa爭議

                                                                            Capture by 鏗鏘集:功課奴隸

孩子﹕ “My golden age has passed.”

張文倩 (Jojo) 的兒子今年12歲,患有自閉症,喜歡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兒子原本就讀主流學校,小三的時候深受TSA的影響,操練不斷,Jojo跟他一起做功課,每每做到深夜。學校曾經坦白跟家長說「教育局要求的指標連年提升,因此我們不得不加強操練」,小四上學期,兒子哭著跟她說 “my golden age has passed.” 兩人決心踏上了不斷轉校的旅程。

老師因TSA的壓力改變教學策略,轉而以考試為中心,以操卷為主,真正的學習需要被壓下,成績行先……Jojo反思,「總會有人在bottom,你 硬要所有人都提升,點解你考第3? 唔得! 你要考第2! 這只會永無止境,而最受害的永遠是小朋友。」兒子現在轉到一所私營學校就讀,該校以行為治療的方法上課,讓Jojo安心繼續發掘兒子寫作和閱讀的無限潛能。

 

家長﹕  功課量難以想像!

何美儀是前教師也是三子之母。以她的觀察,一般基層小學平日的功課量已不少,一天動輒8至10份,再加上TSA操練和補課,功課量根本是難以想像。 因為TSA著重讀和寫,同等的功課量放在SEN同學身上,問題就更顯注,SEN學生百上加斤,老師愈加操練,只會形成互相消耗的局面。站在前教師的立場, 她清晰地明白SEN學生參加TSA考試是何其艱辛﹕「這樣的評核對學習沒什麼幫助,反而令學生對自己更失望,認為自己永遠追不上其他同學的進度,挫敗感由 是而來。」

 

老師﹕ 學生不斷挫敗非美事!

「是他們頑皮嗎? 是他們懶惰嗎? 我不這樣認為。」任教小四數學科的蘇老師班上不乏SEN同學。數學科要求學生小心審題、以邏輯思維解題,用腦重比操練形式更重要。例如,數學科TSA要求 學生將橫式寫成直式,SEN學生曾經抄錯數字而失分,然而,橫式變直式只是個形式,這種考核顯得非常徒然。試問這樣的氛圍下,特殊需要的同學能不感到挫敗 嗎? 蘇老師認為,SEN學生不是不明白具體的學習內容,只是支援不足而已。「不少SEN小朋友好乖,亦都好努力做練習,面對種種學習困難仍然渴望成功,他們需 要的不是TSA,而是在學習過程裡面得到成功感,並且學到知識。」

在TSA一片追趕整體成績不斷進步的壓力之下,SEN同學或被催谷,或被放棄,他們的福祉被棄置一旁,無法有空間讓他們按自己的需要發展,融合教育 的精神戰敗於追趕成績的陰霾。無論是前線老師抑或家長,筆者最常聽到的說話是「不想小朋友在小學階段就厭惡上學和學習」。然而,TSA正是耗費老師的努力、摧毀小學生的童年、榨取家長心血,一個令人厭惡的學習過程。

 

原文出自《全港性系統評估(TSA)評論文集》

 



賞罰教育